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

<bdo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

<bdo id="xts67"><progress id="xts67"></progress></bdo>

<bdo id="xts67"></bdo>
<bdo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<bdo id="xts67"></bdo>

<menuitem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

<bdo id="xts67"><progress id="xts67"></progress></bdo>
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<bdo id="xts67"><font id="xts67">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</font></bdo>

<bdo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

<menuitem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<bdo id="xts67"></bdo>

物道 / 节气月令 / 夏日,凉友如良友

0 0

   

夏日,凉友如良友

原创
2019-07-08  物道

物道君语:

现代人有置顶好友,点赞之友,吐槽好友,哈啤哈友。

古人就比较厉害,他们除了与人做朋友,还有“凉朋友”。

不管是人是物是风景,皆可为“朋友”,夕阳是老友,江水为淡友,远山为远友。

没有空调的夏日,救人于酷暑的扇子、竹夫人、荷风,都是“凉友”,彼此懂得,互送清风。

夏日,凉友如良友,带来清凉,也带来风景。

荷风

/ 自带香气的凉友 /

夏天的风,是很不讨好的,尤其是炙烤难受的时候,但古人却把夏天的风,唤作“荷风”。

自从荷钱出水,池塘上的风就变了,夏日滚烫,她们却穿越水汽,衔着阵阵幽香,跑进每个过路人的鼻尖,这是苦夏最清凉的味道。



李渔在《芙蕖》中写:“荷叶之清香,荷花之异馥;避暑而暑为之退,纳凉而凉逐之生。”荷叶香可以去暑气,荷花香可以生凉气。

她们牵住夏日里最美的花,我们站在荷塘边不说话,清香暗送,荷风便是苦夏之人最清芬的凉友。

盛夏,但有荷花送清风,阳光热烈又何惧。

图片|来源于网络


凉扇

/ 比空调还爽的凉友 /

扇子,有许多别称,其中一个叫“凉友”。

坐拥空调冰箱西瓜的我们,也许不太能体会古人把羽扇、团扇、折扇都称为“凉友”的心意。

但是我们都有过这样的回忆,物质不太丰富的年代,没有空调冰箱,只能躺在奶奶的怀里纳凉,她手里就有一把蒲扇。



轻轻一摇,“呼~呼~呼”柔软的风,吹走了每一寸肌肤的汗珠,吹来了奶奶口中哼唧哼唧的歌谣,吹进了一个甜酣的梦乡。奶奶的蒲扇,是比空调还爽快的“凉朋友”。

后来,噗哒噗哒扇来的凉意,变成了往后余生忘不掉的凉友,记录着一个又一个夏天。

念念不忘,是凉友曾经的陪伴。



竹椅

/ 椅上有清风 /

小时候,午饭过后,三五人群就喜欢聚集在巷口或大树下,话东家的短,西家的长。

纳凉的标配是一把四四方方的竹椅,新竹椅颜色稍显青绿,还有些毛糙,常见的还是早已磨得发光发红的老竹椅。一屁墩子下来,皮肤贴在椅背上,身体的热量仿佛瞬息被吸走,细细生凉。

图片|来源于网络

图片|来源于网络

午后的凉朋友,在咿咿呀呀声响的里,陪我们走过一个又一个夏天,孩童时在竹椅上畅想以后的未来,长大后靠着椅子回忆很久以前的故事。

这个凉朋友,曾陪我从总角小儿到耄耋老年,他的身上有光阴的故事,我的故事,和未来的故事。

图片|来源于网络

图片|来源于网络

凉席

/ 睡梦中的凉友 /

凉朋友中,一定少不了凉席。

在汪曾祺心里:“搬一张大竹床放在天井里,横七竖八一躺,浑身爽利,暑气全消。”

郁达夫也说:“不问是白天或是晚上,你只教有一张藤榻,搬到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或藤花阴处去躺着,吃吃冰茶雪藕,听听盲人的鼓词与树上的蝉鸣,也可以一点儿也感不到炎热与薰蒸。”


图片|来源于网络

而我,记忆里最深的是身体碾压过竹席时暗哑的“吱呀声”,是睡了一个下午脸上印着一道道清晰的竹纹,是梦里竹席吸走了身上的燥热,留下一层薄薄的凉汗。

凉席,装满了许多人的故事,和一个清凉的梦。

图片|来源于网络


竹夫人

/ 抱着睡觉的美人 /

薛宝钗曾做过一首灯谜诗:“有眼无珠腹内空,荷花出水喜相逢。梧桐叶落分离别,恩爱夫妻不到冬。”

谜底是一件夏日凉友——竹夫人。

一根中空的长圆形竹笼子,是古人消暑用的“抱枕”,有人在“竹夫人”里头,放入了薄荷、栀子花、茉莉花之类的香草,夏天午睡抱着她,就很好睡。

图片|来源于网络


她还有很多名字,黄庭坚叫她青奴,苏轼叫她竹几,但更多人还是喜欢喊她“竹夫人”。

“竹夫人”这个简单又直接的词,代表了人们对凉朋友在炎炎夏日做伴的一种亲切的感恩,也包含了我们对要过好夏日生活的期待。

现在竹夫人或许没有了,但有抱着入睡的娃娃枕和冰垫。清晨,醒来有你,身边的“夫人”,这个夏天也许就不那么燥热了呢。

图片|来源于网络

小暑一到,又到了“足蒸暑土气,背灼炎天光”的日子。

燥热的生活,我们都需要一个凉朋友。

他或许是老舍笔下的“蓝的,白的,和抓破脸的牵牛花”,也可能是汪曾祺喜欢的夏日清晨“凉爽的空气”,还可以是远山上的青竹,夏夜的月亮。


眼睛里看见的,耳朵里听见的,陪在你身边的,为你送来阵阵凉意的,都可以是有情的良友。

凉风习习,良友年年。

这个夏季,不知你的凉友又是谁呢?


文字物道原创,图片来源于网络,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类似文章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彩77彩票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