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

<bdo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

<bdo id="xts67"><progress id="xts67"></progress></bdo>

<bdo id="xts67"></bdo>
<bdo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<bdo id="xts67"></bdo>

<menuitem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

<bdo id="xts67"><progress id="xts67"></progress></bdo>
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<bdo id="xts67"><font id="xts67">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</font></bdo>

<bdo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

<menuitem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<bdo id="xts67"></bdo>

分享

更多

   

《芝麻胡同》里的刘蓓就像苏青:乱世里盛世的人

2019-06-02  gly1952

张爱玲写苏青,写她的宁波人身份,写她的意境,写她代表着的物质生活:“我想要一间中国风的房,雪白的粉墙,金漆桌椅,大红椅垫,桌上放着豆绿糯米糍的茶碗,堆着高高的一碗糕团,每一只上面点着胭脂点,中国的房屋里有所谓的一明两暗,这当然是明间,这里就有一点苏青的空气。”

看了这段描写,会心想到了最近大戏《芝麻胡同》里的林翠卿,翠卿也有这种气度和意境。她也是乱世里盛世的人,和张爱玲写的苏青一样,不管什么样的世界变换,她都是敞亮的,有滋有味地过着日子。只不过她的世界,可能没有苏青意像里豆绿糯米糍的茶碗,而是一盏粉彩的盖碗,里面装着九窨九窖的茉莉花茶,是一种民国北平大家女子的讲究。



《芝麻胡同》全家福海报

看刘蓓演的林翠卿,真的是不能按快进键,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,所有的电视剧在网络播出,都鼓励大家倍速前进,舍不得这么看《芝麻胡同》。

尤其是最近的几场刘蓓的戏,好看到了极致,一颦一笑,里面都是戏。

故事到了中段,剧情有了新变化,新中国规定的一夫一妻,让本来已经趋于稳固的三人世界重新打破,这时候,刘蓓所扮演的林翠卿,突然不得不有了自己的新世界,其实就是重新安身立命——比起前面的民国戏里的她的那些个情绪化的娇嗔,发怒,决断,也有了新的内容,这后面的戏,是一个女人人到中年的再次成长,细腻饱满。



《芝麻胡同》剧照

丈夫私自和自己离了婚,她索性绝食,躺在病床上独自饮泣,等待死亡,并不是对世界彻底灰心,还是因为赌气,一辈子心高气傲的人,委屈也没法和别人说。

也是失望,年少的夫妻过了半辈子,突然他成了别人的人,让心高气傲的翠卿怎么忍得?导致一病不起,好不容易被抢救回来,大家眼巴巴看着她,她突然娇嗔着说,谁让你们救我的?真的是活色生香的一场戏,人物性格都在里面。

接下来的一幕,也看的眉飞色舞,林翠卿病好了之后,和丈夫软语求情,未必不想何冰扮演的老爷回归,本想着“渡尽劫波情仍在“,可是看来看去,何冰还惦记着王鸥扮演的牧春花和两个孩子。她心里算是默默做了个了断,并不煽情,可看的人心酸。



《芝麻胡同》剧照

镜头和情节是层层递进,她把照顾自己许久的宝翔叫进屋子,让宝翔喝酒,宝翔不敢,她薄怒满面:”你怎么这么肉啊,你这个怂人。“当宝翔一壮胆喝了,她露齿一笑,色如春花,轻吐一句,“酒壮怂人胆”,由不得宝翔不抱着她,这段戏,让人完全忽略了她的身份和年纪,一点一滴都是风情。

这么饱满有趣的翠卿,按照旧小说的说法,“一寸寸都是活的”,这种”活“,要不是刘蓓,真没有了质感。

这时候才想起刘蓓的京剧演员的经历,看《芝麻胡同》到了现在,每次何冰,刘蓓一对戏,眼睛就离不开,场场都好看;刘蓓和他人的戏也酣畅。

每一个镜头里饱满的情绪,力量感,趣味程度,都像京剧舞台上的经典折子戏:”四郎探母“,”二进宫“,”贵妃醉酒“,”春秋亭“,”失子惊疯“,倒不是说情节和这些折子戏像,而是那股子淋漓尽至的劲头,看着一幕幕她的表演,像暑天饮了一盏热茶,立刻汗如泉涌,是本该如此的事情——没有喝廉价冰饮料的那种不舒服。

京剧里的情绪,是几百年舞台上演出来的,久经磨练,流传至今。舞蹈家沈伟,在美国大都会歌剧院排练过舞蹈“二进宫”,将舞蹈演员的韵律,和着京剧演员的唱腔,一点一点展露出来,真是一个现代而经典的混合体,刘蓓的京剧底色和电视剧里松弛而不乏张力的表演融合在一起,也像沈伟的舞蹈。

知道她是学程派的,更加明白了酣畅之外,那种细腻,是从哪里慢慢的寻找来的。

很多人觉得《芝麻胡同》的剧情不够好,觉得太过离奇,我并没有觉得不好,一边看一边笑,这可不就是照着张恨水的《啼笑姻缘》的感觉描绘出来的民国风情画卷嘛?军阀,歌女,大家闺秀,换成了北京的接收大员,女招待,前清翰林家的后代,老北京本分而讲义气的酱菜园子老板,一点点细致描画,成就了长画卷——电视剧通过一个家庭在大时代里的变化,曲折,细腻,让我越来越期待后面的结局。



《芝麻胡同》剧照

可能我们生活的是小时代,期待的都是平淡生活里的鸡毛蒜皮,要不就是漫画世界,对《芝麻胡同》这种大时代里人物命运剧烈转折的故事,倒有点不接受了。其实里面的几个主要人物的命运,比起张恨水的那些民国畅销小说里的奇情人物故事,完全不夸张。

里面几位女主角的故事,都是耐得住寻摸的。就拿刘蓓演的女主角林翠卿来说,本来也就是大家闺秀,因和何冰家的渊源,算是下嫁到酱菜园子里,开始了一段少年恩爱夫妻到中年患难夫妻的经历,开场,从自己的陪嫁里拿出汉阳造,那是身份和主意;在遭遇变故后,她不断委曲求全,与各种人的交道,那是人情世故。喜欢她去找老父亲赔罪那场,拿点心和酱菜对比,又有趣又不失身份,像极了舞台上大段的青衣唱腔;绸缎铺子里与丈夫的情人狭路相逢,她满口妒意,但最后还是不失身份地处理了问题,那是身段灵敏,人生有经验;丈夫被打住院,她本来想堵截他的婚事,听到丈夫叙说和自己的少年情谊,不忍割舍,她在旁偷听,泪水涟涟,那是真情。

《芝麻胡同》剧照

多种层次的人物情感表达,刘蓓演起来纹丝不乱,难怪很多观看者对她的表演是迷恋的,很多人对剧情的不满,我猜测,也是受不得她所扮演的林翠卿受委屈,以至于观众开始骂剧中她的对头王鸥,骂编剧——这倒是我们这时代的有趣。

王鸥扮演的牧春花,也是春花般娇美,她是最像张恨水小说里的人物的,有侠义,也有胆识,可是并没有出格,成为一个侠女,那个太不生活了。还是儿女情长的和何冰演出着尘世悲欢,倒让人愈发期待后面的剧集里她的未来,特别喜欢电视剧里的服装设计,林翠卿是大家太太,各种华丽的旗袍,皮毛大氅,王鸥则是蓝布大褂,里面有点娇滴滴的花红柳绿,越发显得娇媚。也正是张恨水笔下的典型服装。



《芝麻胡同》王鸥饰牧春花

服装也衬托着两人的身份不同,世界也不同。

《无双》里有出色表演的冯文娟演的宝凤,有心计,有主见,也不是现在流行的那些电视剧人设。其实电视剧要人设很简单,把宝凤演的邪恶无比,估计大家就会欢呼了,期待她去领盒饭。可是冯文娟和导演编剧没有作这么廉价的处理,演出了人物的质地,开始也未必不想做老爷的小,毕竟是身份提升,后来面对各种阴谋,宁愿牺牲自己,也要挺身而出。



电影《无双》剧照



《芝麻胡同》剧照

基本的正义感,和各种小的算计,才是我们真的人生,这几位女主角的戏缠结勾连,演出了人性的复杂。

刘蓓是这几位女主角的定心骨,有她在那里,每一场戏都多了风情,就像京剧舞台上的名角的宝光四射,头面闪烁,穿戴华丽,哪怕只是坐在一桌二椅的简陋道具上不动,也是整个舞台的定海神针,把握住了一切的气氛,一切的节奏。

她演的林翠卿,真是贵气的。哪怕看到预告片里,她和宝翔生了孩子,还冒充是自己从垃圾桶里捞出来的荒诞场景,也不觉得突兀。



《芝麻胡同》剧照

还是那句话,翠卿,是乱世里盛世的人,繁华在她身上。

上次看到刘蓓的戏,是在电影《一句顶一万句》里,她不是主角,而是主角的姐姐,在街头打火烧,并且和范伟扮演的土气的厨子结了婚,如此简单的情节,被刘蓓和范伟演的浑身都是戏,相亲一场里,她那种朴实中的羞涩感特别突出;结婚那一场里,身边的范伟也是戏好,被司仪点到名字,身子一振,刘蓓走着走着,双眼含泪,喜中带悲,泪珠儿扑簌簌的掉落了。这种戏,也是好久没有在大荧幕上看到,悲喜剧最难演出,这也是人间的实相。刘蓓拿捏住了这点,真是天赋,加上了后天的努力。感觉还是古老舞台上早年的那些细腻的东西,浸润到了她的身体里。





《一句顶一万句》剧照

悲剧相比起喜剧来说,其实好演,我们的许多伟大表演,都和悲剧有关。刘蓓不是天生的悲剧演员,但她也不是喜剧演员,不要被她早年那些畅销到了极致的贺岁片所蒙混,她是深深捕捉到了生活本质的演员,是我们这个演技荒时代的宝藏。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彩77彩票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