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更多

   

画家的收入(中)

2019-06-02  涤砚堂

        西斯廷天顶壁画,尤其是《创造亚当》的那一部分,是永载史册的,那代表了米开朗基罗,甚至整个人类绘画的辉煌。

创造亚当     米开朗基罗

        米开朗基罗从一开始便不喜欢这个项目。他乞求教皇让他把教皇陵墓项目继续下去,那里有他擅长的雕塑,更能体现他的才华,而且还有更丰厚的报酬。主教拒绝了。慑于大主教的淫威,也看在那三千杜卡特金币的报酬上,他接受了西斯廷天顶壁画工程。

亚当的素描稿    米开朗基罗

       杜卡特金币,很像同时期明朝的银钱,价格也相当,一杜卡特约为一两银,即今日的一千元。

       三千杜卡特,相当于一个好工匠三十年的收入,虽然这笔钱有一部分要用于他的助手。

米开朗基罗是讨厌湿壁画这一材料的。大概整个文艺复兴时期,画家都不愿意使用这种创作手法,他们更钟情于蛋彩画和油画。达·芬奇在这里栽了两个跟头。他画坏了《昂加利之役》。他的《最后的晚餐》尚未完工便已成次品,当然那是一件伟大的次品,结果有点像《断臂的维纳斯》。

然而,在十五六世纪,湿壁画是一个战场。一个画家,他所期望的金钱、地位与荣誉都在那里才能得以体现。不同时代,会因为不同功能开辟不同的这类战场。十五六世纪的宗教壁画,十八世纪的历史画,二十世纪中国的京剧,还有今天的电影。只有在这样的战场中才能够出最伟大的作品,但它也是有时代性的,同样的艺术门类,时代过了,战场也就转移了。小规模的战场是难出大师的。大师的诞生需要荣誉,需要大规模的资金,需要一堆勤奋而智慧的人在这里战斗。

利比亚女先知      米开朗基罗

找到你所处时代的战场,并且进入战场的核心,那是艺术家的成功之路。在十六世纪,湿壁画就是战场,而战场的核心就在西斯廷教堂。

西斯廷教堂内室

在战场上,米开朗基罗无法像董其昌那样以画为寄,以画为乐。湿壁画绘制是他当下的职业。虽然他并不喜欢也不擅长,之前他只画过一次湿壁画。但有职业精神的米开朗基罗逐渐进入了状态。两年后,当工程进展到一半时,他才有些兴奋,《创造亚当》也是在此时被创造出来。

今天我们对伟大杰作被创造的想像,无论理论家还是艺术家自身,都会把这一行为与灵感、激情、自由不羁的灵魂联系在一起。其实未必。西斯廷的天顶壁画就是一个订单,讨价还价,然后认真完成。

西斯廷礼堂天花板 

当然最终米开朗基罗赢得了荣誉,他还赢得了金钱,三千杜卡特,也就是三百万元,除去助手及杂费,他可能收入了这笔费用的一半,因为在这期间,他在家乡佛罗伦萨购置了一块“凉廊”的土地,花去了一百四十万元。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虽然这不能与他后来的收益相比。要知道,在同一时期,年老的达·芬奇被法国国王包养的费用是每年四十万,而此时米开朗基罗只有三十七岁。

 教皇尤利乌斯二世  拉斐尔  

更富戏剧性的是这还不是全部。在完工时教皇收到了米开朗基罗以死相要挟的哭穷,作为追加,也作为奖励,米开朗基罗又拿到了两千杜卡特,即二百万元。

幸运接踵而至,米开朗基罗重新获得了教皇的陵墓工程。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,为此他将收获一万六千五百杜卡特,即一千六百五十万元。

米开朗基罗向父亲保证,“我要让你过得像上流人士一样”。不知道他父亲临终前是否过上了这样的生活,米开朗基罗似乎并没有过上这样的生活。奇怪的是,拉斐尔过上了。

自画像  拉斐尔  

拉斐尔是西斯廷湿壁画的战场上的另一位战士,米开朗基罗的竞争者。也因为他,西斯廷还诞生了另一批永载史册的壁画,完全可抗衡《创世纪》,那是拉斐尔的《雅典学园》与《圣礼的辩论》。

圣礼的辩论   拉斐尔  

当米开朗基罗把西斯廷赚来的钱,140万,在家乡佛罗伦萨置地时,拉斐尔已在罗马有了300万的房产。都是异乡人,漂在罗马,拉斐尔更小米开朗基罗八岁,同样的西斯廷壁画工程,拉斐尔却已实现了米开朗基罗的理想,过上了上等人的生活。这时的米开朗基罗应该还住在出租房内。

那是1513年,文征明、唐寅、米开朗基罗、拉斐尔他们小的刚而立,大的仅不惑。梦想似乎才刚刚开始,离最终的收入还很远。我们并看不清他们的得失。

我这里不谈他们留给今天多少物质与精神的财富。那些大视野的阐述,在所有的美术史中都能找到。我更关心的是他们个体的感受,他们自身的诉求,以及他们自身能够感受到的得与失。

雅典学园   拉斐尔 

其实,故事离结尾很近了,还有7年,他们中最年轻的那位,第一个给自己划上了句号,而另一位的句号,却还要等上132年。
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彩77彩票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