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更多

   

在西去列车上的思考

原创
2019-06-01  窦旭民图...

窦 旭 民

每当我一踏上西去到宝鸡的列车时,头脑里不由得就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应。本来这回家孝敬老人是件幸福快乐的事,当然也是后辈人的一项光荣义务,可到了我这里就发生了变化,变得沉重和忧郁起来。

    事情的缘由是小弟在军队训练中发生事故,致成偏瘫和癫痫,成为一名一等残疾军人。按国家规定,他完全可以进住军人荣誉院,由国家养起来。可是我那倔强的老娘就是不愿意,非要将小弟弄回家里自己照料。当时我和父亲就将这以后的事情都对她讲清,可她坚持己见,无奈只有接回家中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父亲也因此心情不好离开了我们,而母亲又因腿部疾病生活不能自理,再加上小弟这个残疾军人,我们实在应付不来。雇佣保姆嘛,老娘脾气古怪,已经闹翻了几个,而她又坚决反对再次雇佣。这明摆着是要我们弟兄几个值班看护,做饭、倒尿、檫屎、洗衣,打扫卫生……。现实的问题是我们弟兄几个最小的也已近五十岁了,我已近七十岁啦,体力显然差劲了。

    国家有明文规定,这类事本来不需要家人去做,老娘硬是给要了回来。应该明白,这里不是显示风格高低的地方,也不是君子亮节的展现场所,只能是从实际出发,从受伤者的生活考虑。而我的老娘根本不懂这些,且听不进人们的好劝,一意孤行。结果,她自己吃了二十几年的苦,而今干不动了,就整天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,怨悔自己糊涂,揽下这事。可天下哪有后悔药啊,残酷的现实绝不理睬任何人的无奈,更不会同情任何人的凄惨,事情该如何进展,就如何进展,最终该怎么结束,就怎么结束,有时候人在这些事情面前显得十分无奈,束手无策。但是,无论怎么想,一老一小的偏瘫病人还得有人照料护理,孝敬老娘的基本义务还得切实履行,走一步算一步,尽心尽情就是了。

    我坐在列车上,突然被一阵笑声打断了沉思,原来是几名小朋友与其家人在嬉闹玩耍。噢,我明白了,今天是“六一”儿童节,小朋友放假出外旅游了。看着天真无邪的他们,不由得就会想到——人啊,还是这个时段好,如果不再长大,不要衰老,不患疾病那就更好了。哎,明明知道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,可我觉得还是感受一下这种“想往”,就感到相当爽快。

    听到有人议论“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”,我即转头向车窗外望去,大片大片的金黄色的麦田十分喜人,农民已经开始收割了。此时,我又想起小时候在老家也曾参加过夏收。在火辣辣的太阳下,割麦、捆麦,晒场、扬场,都不是轻松活,而且都得有一定的技术。否则,不仅人受不了,活儿也干不好。反正我是最怕夏收劳动的人,因为我一是没有多大体力,二是总学不会农活儿,显得特笨。

    现在繁重的体力劳动已经淘汰了,机械化的操作迅速整洁,几天时间,所有的麦田就收割完毕,龙口夺食的战斗就已结束。

    滴滴汗珠下土,粒粒麦颗入仓只有付出劳动的人才会吃出麦面的香甜。

    列车鸣笛,到站了。从咸阳到宝鸡近两个小时的运行,使我的肉体得到了休息,可脑子并不安静。乱七八糟的胡想,稀奇荒诞的思维,也就算作是一次普通的智力测验吧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类似文章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彩77彩票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