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更多

   

舔狗的人生,到底有多么卑微?

2019-05-10  朱小猪zzy

    温乎曰:    

武大郎让欲望杀死了自己,

潘金莲认不清现实而入歧途,

说到底,

他们的实力不足以支撑野心,

只能做食物链上层的舔狗。

1

知乎上有一个话题:“舔狗到底有多么卑微?”

这个话题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,已经有2100人回答、超2000万的浏览量,这组数字就可以看出舔狗们内心的挣扎。

舔,伤情;

不舔,伤心。

可在《水浒传》中,舔狗是会送命的。

武大郎就是一个大舔狗。王婆说的“潘驴邓小闲”,他一个都没有,如果生活在现在,武大郎只会得到“负分、滚粗”的评价。

而在北宋年间,他却捡了一个大便宜。

清河县有一名女服务员,名叫潘金莲。长得花容月貌,身材也前凸后翘,任谁看都是一个标致的大美女。

一来二去就被男主人看上了,本着“有钱就要多照顾人”的想法,想把潘金莲占为己有。可没想到,她回头就到女主人面前告了一状。

怒了,“我要把美好毁灭给你看。”

于是,武大郎家中坐,媳妇天上来。

如果不是狗大户的话,凭武大郎“三寸丁谷树皮”的资本,想娶老婆都难,更何况是娶美女?做什么梦呢?

可现在梦想成真了,他感觉这是命运的恩赐、是祖上积德的造化、是好人有好报的应验。

这段不平等的关系,武大郎没有任何资本去维护。他唯一能给予女神潘金莲的,只有无条件付出。

他趴在尘埃里,希望能得到女神的垂青。

2

武松打虎后,在阳谷县遇到了哥哥。

武大郎很幸福,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弟弟了。他带着弟弟回到家中,想好好痛饮几杯,才能表达此时的激动。

可就在此时,他的舔狗本色露出来了。

潘金莲说:“我陪叔叔坐会,你去安排些酒菜来。”

武大郎说:“那就太好啦。”

在一般的家庭中,不管是亲戚、朋友、同事到家里做客,肯定是男人作陪女人做菜吧?即便男人的厨艺好,女人会颐指气使吗?

肯定不会。

何况,还是当着人家亲弟弟的面?

而且在饭菜摆好之后,座位是怎么安排的呢?“武大叫妇人坐了主位,武松对席,武大打横。”

武松是客人,坐在主人对面没问题,可问题在于,主位上坐着对家庭没有任何贡献的潘金莲。

作为一家之主的武大郎,硬生生坐了末席。

招待的还是亲弟弟。

按道理说,潘金莲吃人家的、穿人家的、住人家的,一切全是武大郎卖炊饼赚回来的,应该对武大郎好点吧?

可从这件事看,潘金莲的地位早已稳固。

武大郎把一家之主的地位拱手让给媳妇,然后围着她团团转,生怕潘金莲有一丝一毫的不满意。

在女神面前,武大郎的内心极度自卑,为了维护这一段不平等的关系,他只能把仅有的东西全部奉上,包括尊严。

舔狗的悲哀就在于:

为了巴结女神而丧失了全部自我,他只会小心翼翼地舔,却忘记了人类是追随强者的动物。

世间千种人,弱者能收获的只有同情和怜悯,绝不会有半点尊重。

书中有一段潘金莲的心理描写:

“你看我那三寸丁谷树皮,三分像人、七分似鬼,我也忒晦气......武松又未曾婚娶,不曾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。”

舔狗以为能用卑微换来女神的真心,可女神依然不把他放在眼里,心里想的却是一个认识不到半小时的陌生人。

这一切的果,都是武大郎自己种下的因。

3

武大郎的身上,还有一种小人物的市侩和挣扎。

在阳谷街头遇见武松时,他的第一反应是:“我又怨你,又想你。”这里的想念,除了兄弟之间的情义,还有另一层意思——武松对他有用。

曾经的武松年轻气盛,经常酗酒打架斗殴,是一枚街头古惑仔。每次闯祸被抓后,武大郎都会被叫到县衙去领人,没有一个月清净。

武大郎经常抱怨:“该死的熊孩子。”

他怨恨弟弟破坏了自己的生活,可血浓于水的感情和责任,又让他不得不为武松撑起一片天。

可当他得到潘金莲后,又特别怀念弟弟。

屌丝和女神的关系,让所有人都认为:“武大郎没有保护潘金莲的能力。”于是,他们都想去插上一脚。

反正你是矮穷挫,欺负你又怎样?

在清河县,他们被欺负的活不下去,只好卷铺盖搬家到阳谷县。可阳谷县的人又岂是良善之辈?

新的环境,终究还有新的恶人。

这时的武大郎,多么希望弟弟能在身边,用拳头和武力帮自己撑起一片天。当他们在街头相遇,武大郎的内心应该是:

“以后谁敢来欺负我?哼!”

温馨的大哥和精于算计的小市民,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,造就了挣扎的武大郎。

于是,狗大户把潘金莲送给他时,他根本没有考虑:自己的实力能不能养得起、看得住?

反正是天上掉馅饼,不要白不要。

明知道潘金莲看不上他,可心底柔软的一面却在说:只要好好做自己,一定能俘获金莲的真心,她一定会被我感动的。

嗯,加油,打气。

武大郎沉浸在自己的意淫中,却忽视了潘金莲眼中的野望。

4

潘金莲是见过世面的女人。

她在大户人家中做服务员,能见到普通人见不到的风景:

正宫和小三斗的好激烈哦,她们都有靠山;

上层社会用什么包、说什么话、做什么事;

张总开什么车、赵主任有多少钱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中时间长了,潘金莲会对自己有不一样的期许。

是啊,每天见的人非富即贵,说的话也不是下里巴人能听懂的,她会自动代入上层社会的角色中,即便是自己脑补。

这种女孩,我们也能经常见到。

比如,有的女孩明明颜值不高、工作不好,却希望男朋友年入百万、有房有车、做自己的忠犬舔狗。

她从哪来的自信呢?

一问才知道,她的朋友/同事/亲戚就是这样得到幸福的。这就是明显的代入感太强,又脑补过度了。

别人能得到,肯定有过人之处,不代表你也可以。

说回潘金莲。

这样的潘金莲,即便岗位只是女服务员,但肯定不会看上卖炊饼的武大郎。我相信,当狗大户把她嫁给武大郎时,她崩溃了。

不甘心、屈辱、怨恨、报复......从此在心里扎根。

当初不愿和狗大户苟且的潘金莲,开始变得招蜂引蝶,想证明自己的魅力和价值,并且对武松和西门庆主动出击:

“你若有心,吃我这半盏儿残酒。”

“官人休要罗唣!你有心,奴亦有意。你真个要勾搭我?”

勾搭武松失败后,潘金莲在厨房破口大骂,如果站成圆规状,是不是像一个活脱脱的杨二嫂?

其实,也是一个可怜人。

5

武大郎拼命的舔,始终舔不到潘金莲的要害。

他根本不是潘金莲需要的人,他卑微到尘埃里的跪舔,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懦弱、更没用、更烦人。

需求不对等嘛,做什么都是错的。

如果是现代社会,潘金莲早提出分手了,甚至他们都没有机会在一起。

潘金莲拼命的撩,始终撩不到想要的人。

直到遇见西门庆,她才感觉找到真爱,甚至不顾世人的指指点点,每天去王婆家约会,甚至愿意为了西门庆毒杀亲夫。

这时候,她成了西门庆的舔狗。

说到底,舔狗只是这样一群人:

自身的实力配不上野心,想屌丝逆袭却没有正确的打开方式,又对未来心怀希冀......他们除了当舔狗,别无办法。


有时候,对自己有正确的定位,其实很重要。

武大郎不过是个卖炊饼的,如果能拒绝狗大户的美色财物,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,即便不能很幸福也会安稳一生吧。

潘金莲没有公主命却得了公主病。嫁给武大郎就好好过日子呗,都是劳动人民,谁又比谁高贵呢?

有没有清醒的自我认知,人生结局真的不一样。

武大郎死到临头还在舔:“你救我活命,这事一笔勾销,武松回来后也不对他说。”意思是,你愿意和我在一起,就原谅你。

最终换来一句:“大郎,起来吃药了。”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彩77彩票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