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更多

   

论流氓皇帝,他认第二,第一你猜|毒史记

2019-04-29  川后
自古开国多流氓,如刘邦、赵匡胤、朱元璋等,但开国之后还继续耍流氓者,我敢说的只有一位。

不好意思你猜错了,不姓金,姓高。

高季昌,南平的开国之君。南平没听过?荆南呢?不奇怪,南平政权只存在四十年,它所处的那个大时代,所谓的五代十国,前前后后也就七十年。

七十年,对很多人来说就是一辈子,是看不到尽头的漫漫长夜,但放在历史长河中,不过黎明前的黑暗。

时间虽短,却盛产各种型号的奇葩。高季昌,就是奇葩中的霸王花。

从奴隶到孙子

据《新五代史》载,高季昌是陕州硖石人(今河南三门峡)。出生于晚唐乱世,从小家里穷到贴地,但他不认命,少年时期就跑到一线城市汴州(开封),给一个叫李让的土豪当小奴才。

乱世苦的是百姓,对投机者来说,机会也多。李让不满足于只做土豪,所以,当大军阀朱温刚当上宣武节度使时,李让就赶紧砸钱给朱温充军饷,入股创业。

朱温即后来的梁太祖朱全忠,著名的大唐终结者,也是一开国流氓,一生就干三件事:反唐、投唐、灭唐。

李让真金白银入股,朱温一感动,说:“叫爸爸。”李让赶紧下跪叩头,爸爸爸爸。朱温又说,你还姓什么李啊,李家天下迟早我的,跟我姓朱吧。李让就改名朱友让,他的资深奴才高季昌,也就有机会在朱温面前露脸。

没想到,朱温看到高季昌,王八绿豆就对上眼了。《新五代史》这么说:“太祖奇其材。”就像曹操对刘备说的一样,天下老流氓就咱俩了。于是朱温对朱友让说,季昌这小子我看行,你把他收为干儿子吧,我是你爸,你是他爸,咱爷仨团结如一人,试看天下谁能敌。

就这样,高季昌成了朱友让的干儿子,跟着改姓朱,顺理成章喊朱温为爷爷——其实朱温只大他六岁。叫爷爷之后,朱温留他在身边当亲信牙将,不久又升为指挥使。再过没多久,朱温被封为梁王,朱友让、朱季昌水涨船高,也跟着加官进禄。

你看,跟谁姓是不是很重要

公元901年,倒了血霉的唐昭宗被一太监劫持到凤翔(宝鸡),当手信送给岐王李茂贞。这剧情跟东汉末年一样一样的,挟天子以令诸侯嘛,谁手头有一个皇帝盘着,谁就拥有话语权。

所以,当朱温得知皇帝被李茂贞截胡时,怒了,大喊一声:“打死这龟孙!”就率梁军去怼李茂贞。

李茂贞也不是好惹的。梁军围住凤翔,不论怎么硬攻软蹭,李茂贞都死死守住。最后打得朱温都蔫了,说要不算了,咱撤军吧。朱季昌说不行啊爷爷,您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说,所谓成功,往往是最后一刻的坚持。李茂贞眼看就顶不住了,皇帝在他手上,群雄虎视耽耽,咱要放弃,不知有多少饿狼扑上来。他不就闭门不出想磨死咱吗,我有一计,可引诱他主动开门……

朱温一听说可以啊孙zie,爷爷我果然没看错你,得嘞,你该咋整咋整。

朱季昌得到朱爷爷授权,立刻命令梁军拔营,又招募了几个死士,跑到凤翔城门下,高喊着:“梁军跑了,梁军跑了!”李茂贞在城楼上张望,见梁军确实已人去营空,高兴得不要不要的,就命令打开城门,追击梁军。

城门一开,早就埋伏好的梁军杀了进来,李茂贞措手不及,被打得完全没脾气,只好跟朱温讲和,把盘了很久的皇帝交了出来。

朱季昌一战成名,又救了唐昭宗,朱温趁机向唐昭宗上表,奏请封这孙子为宋州刺史。昭宗哪敢不答应,赶紧就批了。

这时候的朱季昌,才改回原姓。不好意思,我们又得叫他高季昌了。

墙都不扶就扶强人

凤翔之战后,朱温带兵把唐昭宗护送到长安,就赖下不走。三年后,又逼唐昭宗迁都洛阳,到洛阳后没多久就把唐昭宗杀了,立了唐哀帝,后来又嫌唐哀帝碍手碍脚,把他也杀了,干脆自己上位,改国号为梁。

爷爷成了开国皇帝,孙子也跟着沾光。朱温派高季昌打襄州,顺便把高季昌封为荆南节度使。经过连年战乱,号称有十州的荆南只剩江陵(荆州)一座城,民生凋敝,GDP几乎为零。高季昌倒不介意,毕竟有了自己的地盘嘛,于是放开手脚,安顿、抚恤流离失所的百姓,鼓励生育,奖励农业,推行市场经济。荆南一带,竟渐渐有了生机。

说好的流氓呢?别急,这就来了。

公元912年,也就是高季昌当上荆南节度使四年后,梁太祖朱温被他儿子给杀了——甭问,还是因为继承人问题。高季昌一看,总裁爷爷没了,自己羽翼渐丰,还当什么孙子啊,就宣布分公司独立,不再向总公司上交利润,还派人马四处拓展业务。

朱温一死,大梁真的凉了,没多久就被另一著名军阀李克用的儿子李存勖给吞并了。李存勖建立后唐,成了唐庄宗,追认父亲李克用为太祖武皇帝,爷爷李国为献祖。

李朱是死对头,高季昌在朱温手下,没少跟李存勖干仗。这下子李灭了朱,高季昌又得站队了——第一步,又是改名。当然,他不敢改李姓,而是为了避讳后唐献祖的“”字,改名为高季兴

第二步,就是主动到洛阳朝见李存勖,认老大。

李存勖刚登基,没想到高季兴亲自送上门来,就想扣住他以绝后患。一大臣说,这么干不划算,咱刚得天下,要树立威信,把这孙子扣了,诸侯谁还敢来朝拜。李存勖听了这大臣的话,不但跟高季兴微笑握手,共进晚餐,“一对一”会晤两小时,说到高兴处,还基情满满的拍了高季兴的后背一下。

图文无关|网络截屏

就这一下,高季兴真的“打咗个冷震”——皇恩浩荡哪,赶紧命画工将李存勖的手形绣在他的官袍上,以此作为荣耀的象征,估计回国就跟百姓讲,李大帝牛逼吧,我跟他谈笑风生。

也许是因为演技好,过了两年,李存勖又封高季兴为南平王,高季兴正式成了南平国的开国之君,人生也正式开启了流氓模式。

我是流氓我怕谁

当时南平国的地盘,也就今天湖北的荆州、宜昌一带,东西南北四方,分别被后唐、后蜀、楚、吴包围着,这四个国家,不论是从疆域还是军事、经济上,都碾压南平,他们之间也分分合合,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作为包子馅国,高季兴在这些大国之间怎么周旋,是很考政治智慧的事。你不能全部都向他们称臣,因为这么干,也就等于跟所有国家为敌。所以,只能看谁腿粗就抱谁。

五代十国形势图。中间不断闪光亮瞎眼的,就是南平国

后唐灭了大梁,如日中天,高季兴能成为南平的开国之君,也得益于唐庄宗李存勖的加封。所以,当李存勖说要去怼蜀国的时候,高季兴赶紧说,我带兄弟跟大哥去。

实际上,他只是打嘴炮,并没有实际行动。

唐军很快就灭了蜀,还搜刮了蜀地金帛四十多万,沿江东下,准备送到洛阳去。没想到,船到半路,传来洛阳内乱的消息,李存勖被部将杀了。高季兴收到风,竟拦截了唐军发往洛阳的四十多万金帛,并把押运的十几个使者全杀了。

这可是摆明了开撕的节奏,继位的唐明宗李嗣源派使者责问高季兴,高竟然耍无赖说,你们的船队顺流东下,几千里水路,肯定翻船了,至于怎么翻的船我就不知道了,去问水神吧。

就问你服不服。

类似拦路抢劫的事,高季兴不是第一次干。南平弹丸之地,GDP少得可怜,财政吃紧,要生存怎么办?一个字:抢;两个字:勒索。

前面说过,南平地处各国交通枢纽,南汉、闽、楚等国,给大梁或后唐进贡,必经这里。高季兴就像某地村民一样,在江上拉根绳子,轻则勒索大量过路费,重则杀人劫货。直到惹怒各国,出兵怼他,他就叩头认怂,把到手的财物吐出来。

最典型的一次,楚王派使者向后唐进贡,唐明宗回礼骏马十匹、美女两枚。楚使回国途经江陵,高季兴竟然出手把名马美人都抢归己有。楚王怒了,发兵北上报仇,高季兴打不过,只好求饶,把人和马都还给楚国。

也不知道楚王收到这些二手回礼,内心的阴影面积有多大,名马被骑过倒无所谓,美女……

为什么一国之君可以这么雷人,简直让史学家看了流泪,心理学家看了沉默。当然,那会儿还没有心理学家,就算有,谁敢对他说,你有病啊。

欺人太甚的节奏嘛。

有奶就是娘,有钱就是爹

高季兴最想要的还是地盘,地盘大,税收就多,也就不用偷鸡摸狗了。

后唐灭蜀时,高季兴就伸手向唐明宗要地盘,说你们灭蜀的计划还是先帝爷咨询过我的,蜀地那么大,匀几个州给我呗。唐明宗当时就怒了,说我们灭蜀时,说好的帮拖呢?屁都不放一个,现在你特么还好意思伸手?

但是,怒归怒,地缘政治还是要讲的,唐明宗还是把原蜀国的三个州给了他。

没想到,高季兴得寸进尺,说这仨州我会让我的子弟们去管的,朝廷就别派刺史来了。这下唐明宗终于忍无可忍,下旨削了高季兴的官爵,并兴兵三路合攻南平。

唐一动真格,高季兴谎了,赶紧备厚礼往东向吴国求救,说我现在认你们为老大,帮我摆平唐军吧。吴也不知吃错什么药,收了礼物,竟真的派出水军到江陵,抗李援高。唐军久攻江陵不下,粮草接应不上,咋咋唬唬一阵就回去了。

但是,对于高季兴称臣的请求,吴国大臣劝吴主说,高季兴一向是李家小弟,洛阳离江陵又近,唐军骑兵随时可杀到,我们吴国的战船不可能老是逆流而上去救他,何必图这虚名呢,让他继续当唐小弟吧。

可高季兴清楚,他已虐唐千百遍,唐怎么可能待他如初恋。所以,只能死皮赖脸继续向吴抛媚眼,撒泼打滚,搞得吴实在烦了,说行了行了,你这么想叫爸爸就叫呗。于是收了南平为藩属国,还加封高季兴为吴国的秦王。

这一下,就等于彻底跟后唐撕破脸了。唐明宗怒不可遏,命楚王发兵讨伐高季兴。楚王再派大军攻南平,高季兴首战失利,侄子也战死,吓尿了,赶紧向楚军求和。奇怪的是,楚竟然答应了,又收兵回国。

楚国撤军,唐明宗咽不下这口气,觉得还是自己的军队可靠,就任命武宁节度使集结各路大军,务必灭了高季兴。

南平的老大吴国呢?前面已说过,吴真是被高季兴烦到了,应付他一下,对这样反复无常的小人,怎么可能真心帮他,乐得吃瓜。

看来,这一次神仙都救不了南平了。没想到,在这节骨眼上,高季兴及时病死了(也不知道是不是吓死的)。可以说,他这一辈子,终于在对的时间,做了一件对的事。

高季兴这一死,空出来的C位,他儿子高从诲补上。

之前,高季兴叛唐投吴,高从诲也曾劝过他几次,但高季兴一句都不听。高从诲继位后就对幕僚说:“咱可千万别跟我爸学,唐近吴远,弃唐投吴不等于找死吗?”统一思想之后,高从诲就请楚王帮忙向唐谢罪,又请说得上话的一个节度使向唐明宗求复合,表示愿意再度称臣纳贡。唐明宗也就顺水推舟,同意了。

搞笑的是,高季兴死后,谥号武信王。这“”嘛,说说也还行,,就实在讽刺了。估计这谥号还是高从诲想出来的,因为高从诲在耍赖方面,不在他爹之下。《资治通鉴》这么说:

及从诲立,唐、晋、契丹、汉更据中原,南汉、闽、吴、蜀皆称帝,从诲利其赐予,所向称臣。诸国贱之,谓之高无赖。

就是说,高从诲上位后,南平的现状并未改变,倒是中原大地上,城头变幻大王旗,后唐之后,后晋、辽、后汉等政权像走马灯一样,南汉、闽、南吴、南唐、后蜀等国也先后称帝,高从诲为了得到他们的赏赐,不断地向各国叫爸爸。被叫爸爸的各国领导人,都觉得高家父子实在太贱了,就给了一个高无赖的绰号,当国际笑话。

高季昌没有高智商

现在问题来了,一个小国,又没有核武,只靠耍无赖就能在大国的夹缝中生存?

清代史家吴任臣这么评价高季兴:“……蕞尔荆州,地当四战,成赵相继,亡不旋踵,武信以一方而抗衡诸国间,或和或战,戏中原于股掌之上,其亦深讲于纵横之术也哉!”作为一个虎狼环伺的小国,南平分分钟被灭,但这孙子能把各大国玩弄于股掌之上,没有高智商是做不到的。

但在《资治通鉴》中,司马光却道出了南平能在夹缝中生存的真相。那是在高季兴抢了唐给楚的名马美人之后,楚王派大将王环率楚军报仇,大败高季兴,高季兴求和,楚军撤回,楚王责怪王环,为什么不干脆灭了南平,王环说:

江陵在中朝及吴、蜀之间,四战之地也,宜存之以为吾捍蔽。

就是说,南平处在后唐及吴、蜀的包围之中,留着它,可当我们的缓冲之地,不然我们就得正面硬刚其他三大国了。

楚王一听就明白了。

楚这么想,唐、蜀、吴也会打一样的算盘。所以,充当各大国的缓冲地带,成为博弈中的筹码,才是南平这样的流氓国家能存在四十年的真正原因。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来自: 川后 > 《史》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彩77彩票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