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

<bdo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

<bdo id="xts67"><progress id="xts67"></progress></bdo>

<bdo id="xts67"></bdo>
<bdo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<bdo id="xts67"></bdo>

<menuitem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

<bdo id="xts67"><progress id="xts67"></progress></bdo>
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<bdo id="xts67"><font id="xts67"><menuitem id="xts67"></menuitem></font></bdo>

<bdo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

<menuitem id="xts67"><xmp id="xts67"><bdo id="xts67"></bdo>

分享

更多

   

刘科乐大六壬------论干支定象

2016-03-23  易学微风
    今天我们讲干支定位,兼论日辰关系。干支日辰之论,古已有之,然或散于类占,或著于课格,鲜有专论者。近之有嗜论干支定位者,则始于明人风气也,袭于理学支末也。古之所谓主客、动静、尊卑者,一则天道伦常所然,非出星家臆设,二则因人因事而异,讲的还是定象。近之俗师不然,独以专论干支的主客、动静、尊卑、先后为乐,名为干支“定位”,实际上是一种思维上的“错位”。大家来此学习,问得最多的还是干支定位问题,似乎一夜间这已成了壬学的大宗法,不论清,不辨明,就无法深入精研壬式了。既然古今诸师著述,多设此论,而壬学爱好者仍困于其中,未得明辨,请求我专题论之,说明古人、今人都还没有把疑惑辩明论清。
  我开始也没有想明白,为什么这么些人反复讨论如许长的时间,还是论不清?且实在地讲,自家也没能在入式之初,就很明白地论清辨明。这确实在一段时期中,带给我不小的困惑,不过我并没有太在意这个问题。论不清,辨不明,就留待日后深入研究。六壬的占验方法,没有一个是初入门就辨得明的,连贵人起例也没有开始就能辨明的,要辨明,只有自己到实践中反复试验、论证。可一到了干支这道贯穿着全部占验实践的坎上,大家就生出了起步就要论清辨明的妄执着来了呢?这是很可笑的想法。
  
比如康德哲学,提出来认识真理之前一定要先辨明论清认识真理的可能性与适用性,也就是人类理性能不能识见真理。只要认识论的问题不解决,认识真理就无从讲起。他先写《纯粹理性批判》也正为此,这看起来是理性的正当要求,很合理。但黑格尔老先生更高明,一眼看透了康德没有看透的关要。这关要就是为何康德讲二律背反,却讲不出辩证法的所在――差的就一层窗户纸啊。黑格尔在《哲学史讲演录》里说,康德就是教导大家,在学会游泳前千万不要跳到水里去。而黑格尔的做法是,直接以真理的认知过程阐明真理是可以被人类理性认识的,这亦即是跳到水里去学游泳。
  
现在大家对于干支定位辨明论清的诉求,其实也是希望在岸边先把游泳学会,然后才跳到水里去,“先学会断课,然后再断课”,看起来很合理,其实很可笑。不断课,怎么能学会断课呢?
  
有壬友说“大六壬博而弗约”,这话是讲到点子上了。因为博,则很难辨明,而且不可能彻底地、一以贯之地辨明。既然不可能彻底辩明,那么也就根本没有辨明必要了。当然,辨明或辨不明,是因人而异的。可是辨不明必定会影响占验实践,却是注定人皆如此的。对此,我的解决之道就是,用干支定象来取代干支定位
  
上次讲了,我把壬学视作象学,而不是理学,六壬的本质是象类。只要遵循刘氏断应诀解决了干支取象,就一劳永逸地解决干支定位问题了。
  
干支的定位,是一个分两步走的过程。首先,要确定人事双方的定位。比如踢球,要辨哪方主场,哪方客场。然后再借鉴兵占、词讼一类的方法进行壬式干支的定位。这个方法其实并不牢靠,因为要事理和壬理一起辨,课还没断,人已经辨晕了,这就影响判断力了。我在中、新女足赛事的断应中,用的却是定象法。
  
再如杨君占员工招聘,依干支定位,干尊支卑,那么干是我朋友杨君,支是应聘者了。其实定象也一样,支为戌,戌为仆,阴见寅正是应聘者本命,这一来定象和定位就统一了。其实大多情况下,定位和定象的结果是一样的,但因为壬学的本质是象学,所以,当定位不确定,与定象有出入时,还是以象为本,以定象来解决定位的不确定性
  
张君占应聘,以尊卑论,是否得以支为张君呢?表面看,支为张君。就类将戌加支言,与我主张的“定象”说也吻合。何况类将的阴神亥入传用,也是佐证之一。可戌为张君,坐败;亥发用,玄武乘之,灭没之神;子又灭没,三传北方,与我之气相背,丑乘虎又刑我,如何许得?断不得此职则大错了矣。所以不要死执所谓的干尊支卑。反之,以干为张君,本命系之尤的。本命为天德贵人,阴见天后恩泽,既有贵人恩泽可凭,自当从吉论之。后张君果得此差,这里突显出了定象的优势。
  
更举汪女士代占女友婚姻广其象义。凡占婚姻,干为男尊,支为女卑,一定不变之理。此数断应以干为女、支为男甚显,遵循的也是定象不定位的法则。盖诸占以干为我,亦一定不变之理,支上官鬼乘贵,夫象极真此亦定象为本,辅以定位之理。
  
大家要把刘氏断应法的理气归象学到手。我的断应法,讲起来有九法,其实归根到底,万变不离其宗,大宗法首推理气归象论。
  
理气比较抽象,自明中叶理学大兴,术家谈理气之风盛行,至清初,甚者大有废象学独尊理气之势,好像五行家谤尽神煞、格局,是其事也。盖象繁杂,错综复杂,既不好记忆,取时尤纷乱。理气只阴阳二气,其间五行理之,逻辑性强,而且只要都把五行的属性与分类联系起来,就解决问题啦。到底解决了么?没有啊,如果解决了,就不必听我讲了。理气不仅没能解决问题,反而把问题复杂化了,越辨越不明。辨不明,断时无着落,踢铁板也就成了家常便饭了。
  
我主张回归复“象”,象是确定的,象从类,舍类无象。今天讲了干支定象,不是定位,是以定象方法解决定位的不确定性,是以定象的方法涵盖定位的方法,把定位纳入到定象中去。讲定象,定位在其中矣。既然是定象,那还是要讲类占,因类呈象,因象定位
  
希望壬友们转变观念,在实践中尽快熟悉壬学的象类。拿占婚姻讲,古代没有姑娘家自占婚姻的,都是父母或夫家代占。妇女是从属地位,自然就以支代表了――她没有自占,论不到干上去。但现在男女平等,女性自主婚姻,自占也相当普遍了,可以论干,干为人是最基本的原则。这就是因时而变,转变观念。

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类似文章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彩77彩票网址